主頁 | 要聞 | 華州點滴 | 僑社新聞 | 財經 | 美國新聞 | 臺灣新聞 | 香港新聞 | 中國新聞 | 綜合新聞 | 華州郵報
醫藥 | 女性新知 | 資訊科技 | 運動新聞 | 文艺副刊 | 生活時尚 | 綜合娛樂 | 工商消息 | 西雅圖新聞報系簡介與聯繫方式
香港议员水平为何参差不齐?
香港近年开始实施“爱国者治港”制度,所有立法会议席由“爱国爱港”人士担任,议会气氛比以前平静许多。
但在过去一星期,立法会以至整个政坛却突然掀起了一股“猜猜他是谁”的热潮。 事缘一本近期出版的时政杂志披露,本届立法会的部分新议员不但从不约记者联谊,甚至有媒体主动致电邀约午餐小聚也被回绝。还有立法会新丁应约出席记者饭局,在饭局结束前竟然“借尿遁”(粤语,指借口到厕所逃走),要一众记者掏钱买单。
报道传出后,立即在社会引起热议。据悉,这位“借尿遁”的议员是“L君”。有好事的媒体进一步跟进,列出姓氏为L的20名立法会议员名单并详细分析。结果拼音姓氏为L字开头的议员们被迫纷纷开腔澄清“他”不是我,至今还没人站出来承认自己是“L君”。 在香港,和朋友外出吃饭大多数会分摊账单。如果是工作饭局,则会由发起人买单。
从报道内容来看,“L君”是“应约”赴会,确实没有义务买单。然而,立法会议员每月可向政府申报近两万港元的酬酢费用。这名议员用“借尿遁”的方法逃避付钱,一下子打破了立法会议员的尊贵身份光环,也沦为社会连日来的笑话。
事实上,香港新一届立法会议员上任近两年,论政能力突出、令人印象深刻的议员不多见,反而是一些议员的负面新闻不断曝光。例如上个月初,13名立法会议员竟然计划在湾仔体育馆上演“立会好声音”音乐会,大展歌喉,说是要让2000名基层人士有机会免费欣赏综合汇演,共庆中秋及国庆云云。
香港立法会议员的社会地位高,每个月有10多万港元薪金,再加上津贴等福利,在港人眼中绝对是令人羡慕的工作。一众立法会议员不但不多花时间服务市民,反而利用议员身份举办音乐会。到底这个活动的目的是什么?香港政坛人士都窃窃私语,质疑这些议员不务正业。
如果说,议员能够正常履行好自己在立法会的职责,参加“立会好声音”尚说得过去。关键是,许多议员过去两年并没有平衡好议员本职与其他工作的关系。比方说,香港立法会今年会期至今,一共通过了24项政府法案,其中有三分之二在表决时,参与表决议员人数都未达到法定要求的一半,甚至有法案表决时只有11人在席。香港有90名立法会议员,大部分人不出席参与表决,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严重影响了市民对议会的观感。
令人惊讶的是,有议员不但不反省,还指记者“搞事”抹黑立法会。有来自法律界的立法会议员更洋洋洒洒地写了数千字的文章,声言“要向广大读者普及相关议题的法律规定及知识”,力指出席人数少并无碍法案的法定效力。
这些议员似乎忘了法律与道德大不一样。法律只是道德的底线。纵使出席会议的议员人数符合规则,也不代表议员的做法达到社会大众对他们的最低期望——认真参会。这边厢,议员参与政府法案表决比率低,另一边厢又要粉墨登场娱乐公众,难怪很多港人都说,对这些“尊贵的议员”再没有期望。
有意思的是,或许是新闻曝光后社会出现一面倒的批评,不少议员在收到有关人士“劝喻”后,近来又积极议政。立法会财委会早前审议港府一项拨款申请议案,会上的议员巧合地纷纷出现“马拉松式”发言,甚至还超时,大刷存在感。结果会议开了近三小时,浪费时间。
总体而言,香港改革选举制度后,立法会已慢慢回归正常秩序,过去民主派议员破坏立法会秩序的情况不复返,人们对新一届立法会议员论政水平也抱一定的期望。但本届立法会议员履职近两年的整体表现却未尽人意。
诚然,有部分立法会议员确实尽心尽力付出,想方设法为市民服务,这方面的工作不能抹煞。但更多的是怠政的议员,表现有如小学生,连基本的工作态度都没有。 香港议员的水平为何会参差不齐? 究其原因,和当前的选举制度有很大的关系。过去,香港政治人物要经历长时间的社区工作和选举洗礼,才能晋身议会。
在新的完善制度下,新一届立法会议员的最基本要求是以忠诚为优先考虑,许多新人根本没有从政经历,论政水平一般。而且,立法会落实“爱国者治港”后,少了反对派和民意的监督,许多议员只求向中央政府交差,对社会的要求往往敷衍了事。
然而,在一个成熟的社会,还是要有一个理性务实监督政府的议会,议会不应成为“橡皮图章”。北京应该鞭策香港的议员“做好呢份工”。(联合早报/戴庆成)
Copyright © 2002-2022 Chinese Seattle News. All rights reserved.